怎么买时彩赚钱,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刷金币

目录:百家乐开户注册| 作者:橙子澄澄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窗外,男子身形猛地一顿,回头。

    窗户砰一声打开了,用力撞在墙框上,彰显主人的怒气。

    妇人就坐在窗户边上,侧头冷冷看来,一头白发在火光照耀下折射出闪烁银光。

    背了光的眼眸,闪烁的也是冰冷幽光。

    “阿满。”秦啸却笑了。

    阿满原来,知道他在。

    所以她坐了那么久,她是在等他解释吧。

    “很好笑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返身,秦啸走到窗前,跟妇人隔窗相望。

    厢房的地基比外面高不少,但是男人站在外头丝毫不见矮了,皇太后发现自己还得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皇太后优雅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,保持住自己的气势,“你看看你给我砌的屋子,你再看看别人切砌的屋子,都不知道会不会睡睡突然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舞枪弄剑你在行,你就玩你的大刀去好了,你搭房子做什么?你学过吗?你有人家那份经验吗?你还非得抢人家饭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给我亲自搭房子了?谁要你献殷勤?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笑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人被那一声轻飘飘的嗯给气得心头火起,都快成短命鬼了,他还嗯?他还笑得出来?

    “秦啸,你自己的命你是不是觉得一点不重要?那你走,你去战场,没死你别回来!”怒指男人,皇太后背着灯光的眼,悄然蔓出红。

    “阿满,”秦啸抬手,将妇人的手握在粗粝掌心,不松,却是她挣不开的力道,“我已经不是大将军了,我只是秦啸。你也不再是皇太后,你是萧满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银丝微颤,根本就没有去挣扎,冷道,“那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皇太后时,尚且因为我的死讯,火焚养心殿。那时候你在想什么呢,阿满?”

    便是背了光,可是秦啸依旧能清楚看清妇人的表情,他看得见他眼睛里漫出的泪光。

    冷冷瞧着眼前不知道死活的男人,皇太后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她那时候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想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他不在了,她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心里只住过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是她恪守规矩体统的人生中,最大的不体统,最大的不规矩。

    她从未愧对过谁,是以将他始终放在心上,她也从不曾羞耻后悔。

    “阿满,我的日子可能所剩不多了,可是不管能活多久,一年,一个月,哪怕是一天,我也想呆在你身边。”死,他也想死在她眼前,“我不走了,阿满,你也别赶我走。我想跟你在一起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允了。”

    骄傲的两个字,没有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秦啸倏然便泪盈满眶,如听见。

    抬眸,看着下巴微扬气势十足睨着他,似给了他恩赐的妇人,秦啸扬起唇角,任由眼泪滑下脸颊。

    走到她身边,他用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可是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他爱了她一辈子,想了她一辈子,临死前终于得她一声允了,这便是他最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“阿满。”

    妇人不应。

    “你骄傲的样子最好看。”

    妇人用力将手抽出,他掌心顿时空落微凉,面前窗户砰一声关上了,差点打到他鼻子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灌**汤。就算我是寡妇,想娶我也需得三媒六聘。一句好听话就想娶媳妇?活该你当四十年光棍!”

    窗里,妇人骂完后把灯一熄,睡了。

    男人在窗前傻站了好久好久,直到发丝沾上夜露,露汽的沁凉将他惊醒,才沙哑了声音,“阿满,你说了我便当真了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屋内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月色依旧寡淡如水,随着月色渐渐斜移,男人不知何时,已然离去。

    厢房内一片漆黑,关了窗户,连月色都流泻不进来。

    妇人坐在床边,于昏暗中,哭成泪人,却没有发出丁点呜咽。

    经历过那么多风浪,她以为她不会再害怕了,甚至当初在养心殿引火**的时候,她不曾怕过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亲眼看着他倒在眼前,她才知道,她不是不会再害怕,而是除了他,她不害怕失去任何。

    一辈子啊,他们各自走了一辈子,才走到彼此身边。

    既然她连死都要随着他去,为什么活着的时候,她不敢跟他在一起?

    没有了那些世俗的枷锁,她就只是萧满。

    她也想为自己活一次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年方十六的萧满,满心满眼,都是秦啸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本该静谧的院落某处,却喧闹异常,只是这种喧闹,是普通人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秦亦在角落里走来走去,忘了影藏身形,跟个幽魂一样,传音入密碎碎念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了吗?听到没有?我义父成功了,成功了,我要有义母了!皇太后真成了我义母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叨叨了?刚才你义父吩咐的事情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成功了,义父刚才说,要三媒六聘,请媒婆,置聘礼……”秦亦砰一声撞墙,“我没时间了,你们怎么不早点提醒我!”

    “卧槽你能不能别犯蠢?简直让人不忍直视,你真是秦将军亲自教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人太激动的时候有点失常情绪是很正常的事情,我义父那样顶天立地的男人刚才还哭了呢,我……”

    砰,神神叨叨的男子被无法忍受的众人扔出了墙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天刚亮,院门就被人拍响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的,又重又急,听声音怪是吓人。

    彼时柳老婆子刚刚起床,正要去灶房忙活,听到拍门声纳闷上前开门,“谁啊这么一大早的,别拍了再拍门要坏了!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夫人快快开门,老身是县城官媒宋媒婆,给夫人家报喜来了!”

    柳老婆子脚下一个踉跄,立即拉开门闩,瞪着门口打扮华贵笑得谄媚的老妇人,“啥子?官媒?官媒上我家干啥来了?咱家可没人要娶亲!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,怎么没有!”宋媒婆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,指着上面的字,“夫人您看我这上面写着呢,杏花村柳家大院萧满,是你们家人吧?”

    萧满?

    萧满……

    柳老婆子眼睛一下瞪得老圆,“谁谁谁提亲?”
网站地图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
太阳城总公司 澳门网上娱乐场排名 申博网站 澳门赌博官方网站
鸿博彩票加拿大3.5分 百万发娱乐游戏 588彩票网app登入 众购彩票网QQ分分彩
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
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 百家乐开户注册